返回首页 | 中心简介 | 心闻速递 | 学生心理 | 职场心理 | 资料下载 | 心理案例 

 
部门新闻
· 我校在陕西高校首届大学生心...
· 心理健康漫画大赛成功举行
· 土建院开展“大学生自我调试...
· 我校成功组织心理咨询师职业...
· 我校在陕西高校首届校园心理...
 
  心理案例
当前位置: 返回首页>>心理案例>>正文
 

  一般人们会认为女性更易情绪化,但是近日市心理咨询协会对2000名咨询者抽样调查发现,强迫症发病率约占人口的0.5%,而其中男性多于女性。所以如果你仔细观察,说不定就会在办公室里发现旁边的那个男同事正在不断检查有没有带手机,而且手洗了一遍又一遍还觉得不够干净。你身边有“罹患”强迫症的男性吗?他们的强迫表现是怎么样的?

  □秦小姐28岁公司职员

  每个强迫症都有一个故事

  初中的时候我转了一次学,进新班级上课没两天就有同学偷偷对我说:“大强是一个有洁癖的人。”据说他每次下课的时候都会去洗手间洗手,要洗一遍又一遍,直到把手搓得通红才肯停。真没想到,这个皮大王居然会这样。后来我才了解到大强的父母正在闹离婚,他调皮捣蛋是为了引起父母的注意,他一遍一遍洗手也是内心焦虑和软弱的反映。

  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就知道每个强迫症都会有一个故事,任何事情的发生都不是无缘无故的。上一份工作的老板是个可亲可爱的老头,一切都好,就有一点让人忍俊不禁,他总是不断检查自己的钥匙,来上班就要检查有没有带,回家了又要检查。后来一次闲聊中他告诉我自己家族有阿尔茨海默症(老年痴呆)病史,所以随着年龄的增长他特别担心自己也会患上这个病,阿尔茨海默症的发病表现是记性变差,他越是恐慌就越觉得自己忘东忘西,所以要一遍一遍地检查,渐渐地变成了强迫症。

  □乔伊30岁部门主管

  勇敢地承认自己的强迫表现

  几个女性朋友很愉快地宣称自己有强迫表现:一个看不得指甲涂得有一点点瑕疵,要不断地擦了又涂,直到她认为完美为止;一个不能忍受嘴唇干干的,总是要不断地涂润唇膏;还有一个干脆把自己的强迫症表现写在博客里,还大方地说“请叫我强迫症”。我觉得女性在承认情绪化表现的方面比我们男性勇敢多了,其实每个人或多或少都有一点强迫症表现,但男性可能觉得面子上过不去所以总是羞于承认。其实勇敢说出来就可以直面强迫症,说不定对它的缓解有帮助,我现在就准备勇敢承认自己的强迫表现。

  以前我走在街上总会不自觉地数电线杆的数量,当我意识到的时候常常已经数到30了。所以别人和我一起走路的时候会觉得很奇怪,因为我不会和他们聊天,却专注地盯着电线杆。我也想过要克制,但到了街上就控制不了了,就会忍不住开始计数。我不知道这个强迫表现是怎么出来的,也不知道它后来是怎么好的。

  现在我走在街上不数数了,但有了另一个强迫症状。每天晚上睡下去后我总要再起床去检查门窗有没有关,这样检查的工作总要重复两三次,否则就睡不踏实。朋友说我没有安全感,我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希望它也能自动好转。

  □王英 强制“有备无患”

  我在一家外贸公司工作,算是个有三五个部下的小头头,上班时西装领带面带微笑,但心里总觉得职场风云变幻莫测,生怕老板哪一天就炒了自己的鱿鱼,或者是自己受不了“没文化”的工作环境而走人。

  因为潜意识里的“忧患暗示”,所以我会有意无意准备应对“职业危机”。

  譬如切肉丝、豆腐干我都会留下一点,结果冰箱冷藏箱里满是冻得梆硬的小肉团、豆腐干;还放着很多小包装的快餐面调料,心想“哪天没钱买肉了,豆腐干炒肉丝、烧点热汤,还能对付几天”。厕所的卫生纸也一叠叠地堆放着,“有条件时多备着点,至少能遇事不慌”。

  这种下意识地囤积食物和生活必需品的举动,旁人一般难以觉察,但自己也会觉得这样很病态。我却知道这是内心焦灼的表现,也会安慰自己,这样做没有任何实际意义,但不作准备,心里似乎就不踏实。

  我怀疑自己之所以会出现“有备无患”的强迫症状,是因为生活节奏快、工作压力大。慢慢对自己进行心理疏导,缓解职场压力,也许是最好的治病方法。

  □ HOPEXI 我的法宝:专注、相信自己

  之前读书的时候,每天骑车上课,都有锁自行车一环,就是这个锁车的环节,一度让我痛苦不已。我常常会怀疑自己究竟有没有把自行车锁好,越想越不对劲,然后特意跑到车库看个究竟,而往往又是一场空,车锁牢牢地把我的爱车锁住,丝毫没有“逃脱”的迹象。开始也觉得没有什么,确认一下心里平安,但日子一久就厌烦了:一是觉得跑一趟还是有些累的,二是觉得这样确认来确认去似乎也不是什么好习惯。有次和朋友无意间谈及此事,朋友一句“你强迫症啊”,我开始深深地怀疑自己究竟是不是患上了所谓的“强迫症”,可听说强迫症一天同样的事情要做上十几次,我貌似还算可以,但相信已经处在危险的边缘。

  我开始改变。首先集中自己做事情时的注意力,在做锁车这个动作的时候保持注意力的高度集中,在记忆中留下某种痕迹,以便在日后回忆起的时候“有据可查”。这招显然这很奏效,凡是曾经注意过的场景我都会想起,也不用怀疑自己了。但有时自己也会“偷懒”,没有专注记忆,这样就没有“痕迹”可以回忆了。我开始“相信自己”,我相信自己的这个锁车动作已经成为一种习惯,每次都会做的,所以不用怀疑自己。这样的做法在刚刚开始时有些难以执行,我总是疑神疑鬼,但如果有一次相信了自己,就会有第二第三次,所谓的“强迫症”也就烟消云散了。

于是,我总结出,克服强迫症,得靠专注和相信自己。有了这两样,我的“伪强迫症”,就没有再出现过。

□家琼咏艳

  从讨厌到理解

  我从小玩到大的好兄弟就有强迫症。有一次,我与他一起外出,刚走出小区门口,他突然转身往回跑,原来他要回去验证一下房门是否关好。途中,他又不停问我是否关闭煤气了,我一直对他说,请放心好了,出来前我看见你将煤气关闭的。但他就是不相信,还是想回去看看。

  几次以后,我都不想再和他一起出门了,可是朋友似乎比我还苦恼。看了一些书,我才知道,强迫症其实是一种心理毛病,关键是对自己缺乏信任。于是我慢慢地理解了他,并且决定要帮他。

  从此,和他在一起时,我会让他放轻松些,相信自己一遍就能做好。我还提醒这个朋友的家人要和我一样做。渐渐地,朋友的强迫症症状也就消失了。

  □莫锡众54岁公司职员

  “万一”是他们的致命伤

  我身边的很多男性同事都很优秀,但却不同程度地患有强迫症。久而久之,我发现他们有个共同特征: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本来,从概率论的角度讲,“万一”就如同大海捞针,发生的可能性极小。但恰恰就是这种小概率事件,常常使得有强迫症的朋友深陷其中,欲罢不能!比如,办公室管文档的老李,就经常有强迫“检查”的习惯,总是担心自己该做的事情没有做好。一次我们下班回家,走到半路,他突然说要返回办公室“检查”一下。我问他检查什么?他说:万一门窗、电脑没关好怎么办?万一刚才的文件资料放错了地方怎么办?无独有偶,驾驶员小丁也是这样,每次驾车过桥的时候总想着桥万一塌了怎么办?

  在有强迫症的人眼里,这个“万一”被无限地放大了。相反,对于那安全的万分之九千九百九十九却视而不见。殊不知,正是这无处不在的“万一”,才是他们的致命伤!

  [魏子]我的强迫症别人看不到。在我内心里,当听到某某公司裁员的时候总担心会发生在自己身上,恐慌得不得了。我查了书才知道这是强迫联想,后来我去报了瑜伽班,让自己学会什么都不想,心里就不再那么有压力了。

  [桃子]我觉得我父亲有一定程度的强迫症,他总是喜欢不停地打扫房间,非要一尘不染为止。要是用手一摸柜子,依然有灰,他就会毫不犹豫地把整个房间再重新打扫一遍,直到他满意为止。他在家里最常见的一个动作就是背着手走来走去,并且不时伸出手指摸摸这,摸摸那,然后举起来凑到眼前,要是嘴角上扬,那就平安无事;要是眉头紧锁,他就又要开始大扫除了。

  [周梅萍]我的两个朋友估计有强迫症,做财务的小徐常常会反复对账,据他讲有时晚上已睡在床上,想想不放心还是会爬起来把白天的账再复核一遍才能安睡;小沈是一家公司的文案,每次文章写好后他总要反反复复看上个三五遍,唯恐里面有错别字,他说学生时代就有做题后反复核查的习惯。日常接触中,我感觉他俩都有些完美主义倾向,这可能就是他们“罹患”强迫症的原因吧。

  [黄伟明may]我看了帖子后,仔细观察了周围的男同事,还好没有这样明显的症状。看到一些强迫症的病例,虽然也不是什么很严重的举动,也不会对周围的人有很大的伤害,可现代社会的竞争日趋激烈,高度紧张的工作、生活节奏和过度的压力导致了具有强迫心理的人越来越多。这总是个社会问题,还是要大家提高关注度。大家要保持精神的健康,多一点宽容、和善、放松。

  [zcx]我的一位表兄就是一名强迫症患者。每天忙到再晚也要把当天的日记写好。每天做过哪些事、看过哪些书都记得一清二楚才放心,上了床想起来也会起身补记几条。起先大家以为是一种好习惯,日子久了才发现是身不由己的强迫行为。据他自己说不这么做就无法入睡,其实他自己也是很痛苦的。

  [江芳]我大伯就有强迫症症状。每次出门,他把门锁好后还要再推一推,确定再也推不开才离开家门口,向前走了两分钟的路又返回重新推推门,如此这般反复。再如出去吃饭,只要饭菜没上来,他就一遍一遍跑洗手间洗手。大伯的强迫症还表现在说话上,叮嘱某件事时总是反复说,就担心别人没把他的话放在心上,诸如此类的事情很多。现在大伯已六十几岁了,我们也习惯了他这样。曾经也对他这一症状提出质疑,他回答说,仔细点有什么不好。当时我们没想到他这样的行为是一种病态。

  好在这些强迫症状对他的工作、生活影响不是很大,所以他从来没有去过医院,再者他的一系列反复动作也没有愈演愈烈的趋势,家人就都坦然面对了。

     
你身边有患强迫症的人吗?
2015-09-29 10:46   审核人:
关闭窗口
 
 

版权所有Copyright© 2015 陕西理工大学心理健康教育中心 电话:2641663
邮箱:xljk@snut.edu.cn huangcunliang@163.com 咨询QQ号:463306002,371296442,4044036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