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中心简介 | 心闻速递 | 学生心理 | 职场心理 | 资料下载 | 心理案例 

 
部门新闻
· 我校在陕西高校首届大学生心...
· 心理健康漫画大赛成功举行
· 土建院开展“大学生自我调试...
· 我校成功组织心理咨询师职业...
· 我校在陕西高校首届校园心理...
 
  心理案例
当前位置: 返回首页>>心理案例>>正文
 
一例追踪两年的边缘型人格障碍的心理分析(连载十六)
2015-09-29 10:46   审核人:
3.5.2 第八次沙盘——自我同一性危机、分裂成七个“我”

这次的沙盘仍是一些以前出现过的人物和卡通动物,不过这次是三两成群地呈现的,分布十分零散,总共分成了七处;然后又是两个大房子,分别放在左上角和右上角,左边房子的背后还有床和沙发;在两个房子之间的沙面上,放了一艘小船,旁边是一个顽皮的小猴子;最后,她还用小床当铲子在小船的后面挖了一片小小的“水域”(见图46)。

“这个是我,感觉很肤浅、没有深度。”她指着沙盘中央跟“小帅哥”在一起的带箩筐的小姑娘说,“这个也是我(可爱的小女孩,以前妹妹的形象),跟同学(米老鼠)在一起,感觉不同类、没有共同语言;这个还是我(带博士帽,跟小矮人在一起),感觉象是个老人,有知识、有经验,但没朝气、没活力;这里没有我(一对新人和两位女士),是不属于我的成人世界,有更多的约束;这个是我,与家人、父母在一起,但是我不甘心过他们那样的生活;这个是小时候的我(婴儿),旁边的人(卡通猪)嫌我象个孩子;这两个中的一个是我(一对带蝴蝶翅膀的仙子),孤芳自赏、孤独清高,即使两个人在一起,也觉得无法沟通、共鸣……”面对刚刚完成的沙盘,她突然一口气说出了以上的一大串话。

“我不知道自己是谁,我一直没为自己做过事,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想要什么——不,我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我想要别人的关心、爱护,想要一个家。”她的言语中出现明显的前后矛盾,表明她内心的混乱和挣扎。

这次的沙盘中出现了各种的“我”,而且分裂得非常厉害,每一个“我”都不能和另一“我”整合到一起。她陷入了自我同一性的危机,觉得很烦,“摆来摆去都是这些人。” 她说,对沙盘治疗又开始有点丧失信心。

从沙盘看起来,治疗似乎确实没有进展,反而在倒退。不过,我倒是认为治疗中出现的每一次反复、倒退都自有它的意义,都应该是为了整顿、积蓄力量好迎接接下来将会发生的更大的进步,就象一个人为了跳得更远需要倒退几步来助跑一样。BPD是人格障碍中情绪非常不稳定的类型,它的病理特点在治疗的过程一定会从各个方面表现出来,所以,BPD的治疗不可能是一帆风顺、一马平川的,一定是曲折中前进、螺旋式上升的。作为治疗师在这个时候更要对治疗有信心,积极地看待治疗中的反复,充分地共情,耐心地陪伴,而不能被打击,也象患者一样开始怀疑、否定治疗。

所以,我笑了,告诉她这只是前进路上的又一次小插曲,最终治疗还是会继续向前发展的,并开始转移她的注意力,引导她去关注在这次沙盘中出现的一些新元素。

“这个小船很漂亮,它让你想起了什么呢?为什么它在沙上而不是在水里?”我向她提出了问题。她想了想,说:“浪漫、泰坦尼克号、爱情……现在它还不能在水里,在水里我怕它会沉了。”至于小船后面的那一小片“水域”,她说是“海”,虽然小,但够船启航了——可见,危机中自然孕育着转机,这片小小的“海”,虽然现在还没起到什么作用,但却是未来远航的起点和希望。

我们还谈起船边的小猴子,她说她很羡慕它,因为它很会玩、会享受生活,不象自己——“我就是不会玩,从小只知道学习、与大人纠缠。”想起国外一个资深的治疗师在回答“怎样才能治好病人”的问题时半开玩笑的话:“只要教会他们玩就可以了。”——看来,此言不无道理。

这次的沙盘与以前的相比还有一个很明显的不同,就是她这次主动用水弄湿了大部分的沙面——而湿沙往往比干沙象征着更不明朗的情感状态。

     
关闭窗口
 
 

版权所有Copyright© 2015 陕西理工大学心理健康教育中心 电话:2641663
邮箱:xljk@snut.edu.cn huangcunliang@163.com 咨询QQ号:463306002,371296442,4044036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