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中心简介 | 心闻速递 | 学生心理 | 职场心理 | 资料下载 | 心理案例 

 
部门新闻
· 我校在陕西高校首届大学生心...
· 心理健康漫画大赛成功举行
· 土建院开展“大学生自我调试...
· 我校成功组织心理咨询师职业...
· 我校在陕西高校首届校园心理...
 
  职场心理
当前位置: 返回首页>>职场心理>>正文
 
真正的竞争力
2015-09-29 10:31   审核人:

 

 

   「我不明白。」小姐说。「为了公司,我几乎是在拚命。从早忙到晚,自动加班,从来没怨言,但是今天公司这样对我,我真的很难接受。他们这样做,摆明着就是要我自动请辞,除了这条路,我似乎也没别的路可走了。这几天,我每次想到这件事,就会气到发抖,根本没办法睡觉。」

 

    黄小姐在某家公司任职,工作表现极为优异,是大家相当看好的一个明日之星。近来她升了官,反而很苦恼──因为她升为某个冷门部门的主管,部门名称很怪异,以前从来不曾听过,底下一个人也没有,没有功能,没有目标,不知定位,除了一间空荡荡的办公室以外,什么都没有。

 

   「我知道他们忌妒我,所以故意整我。强迫我跟我的班底分开,让我什么事情也不能做。」小姐愤愤地说。「我的表现在公司里有目共睹,他们不敢得罪我,只好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要是我能确定哪些家伙干的,我一定去找他们算帐!」

 

   「很可惜,妳可能永远不知道是谁干的。而且,这是个经过严密计划后的阴谋。从所有人的口中,妳可能什么也问不出来。」

 

   「对!就是这样!大家都敷衍我!讲一堆只能骗骗白痴的话。」小姐越讲越生气。「要我乖乖请辞,想都别想,我不是那么好逼走的人!」

 

   「靠情绪或意志力都无法解决问题的。要不然,今天你就不会来找我了。」

 

   「我是因为失眠,所以才来看诊。」小姐辩白说。

 

   「妳认为在这种状态,妳能撑多久?」

 

   「我不知道。也许吧!但是我真的很不甘心。」

 

   「好吧!倘若妳不甘心,那妳就得为自己做些什么。妳想击败他们,我知道,但是妳要怎么做呢?」

   「我已经是全公司里面,最有生产力的人了,为什么他们还想砍掉我?他们只是在自我牺牲而已。」

   「现在妳理解了。倘若在理性的前提下,公司应该留住最有生产力的员工,但很可惜,从来没有一个公司是遵循理性在做事的,所以公司的竞争力才不会达到最大。在这种情况下,个人价值不能保证什么──人可以选择自杀,公司自然也可以选择砍掉自己最有价值的员工。」

 

   「所以我就得接受这种命运?」

 

   「当然不是,妳得继续提高自己的价值,让公司更难以损失妳这个人才。」

 

   「没有人,没有钱,连定位也没有!我能怎么做?」

 

   「以前的妳,已经习惯在规则中打仗,今天,妳被放逐到规则以外,所以妳得自己创造自己的规则。」我说。「毕竟,妳还是那个单位的主管,妳有权对内或对外表达些什么的。而且,妳也不必担心得罪上司,因为人家原本就希望妳滚蛋。妳做得再烂,也不会比这个更烂──就当做妳已经死了,死人是不必守规矩的。」

 

    黄小姐思索了片刻,忽然面容一敛。「我知道我该做什么了。」

 

   「我会开抗忧郁剂与安眠药给妳。这些药物会增强妳的体力,减低妳对于别人评价的依赖度,提高妳的记忆力与反应力。让妳可以以一敌万,即使在会议室全场敌对状态下,依然神态自若。」我说。「当然,这是以物质来对抗心灵的方式,在妳没人没钱没资源的状态下,这是最廉价的还击炮火。妳可以决定要不要使用?」

 

    黄小姐选择迎战一途,也一一询问了各类「军火」的作用与副作用。

 

    一个月后,小姐又来就诊,她略为憔悴,但神情颇为自得。「你的药很有效。真的,我彷佛变成另外一个人,比以前冷静多了。」

 

    黄小姐开始陈述她这个月干的「好事」──她开始利用这个空壳主管的名头,开始对外接洽各种事务。她自己创造这部门的功能,自己决策,自己执行。她更加努力了,甚至还自掏腰包办活动。她过去的下属,也都偷偷跑来帮忙。

 

   「妳现在就要记得一件事,妳所有的行为,都必须是对公司有利者才行,换言之,妳得继续提高自己的价值。」

 

    黄小姐会意的一笑。我也很欣赏她的聪敏,在这么短的时间内,领悟了这个道理。

 

    接连几个月过去,小姐继续来拿药,尽管她的症状已经改善,但她还是保持一定的剂量。有人劝她停止服药,以免「伤身」。她只是淡淡的说:「这是正义的成本。」

 

    全公司的人都傻眼了。一些想来安慰她的人,看到她自得的模样,都愣住了──然后被她抓公差,有钱出钱,有力出力。「就是嘛!与其空言安慰我,不如实际来帮我做事情比较快。」她说。

 

    她的部门成了公司里最不花钱、绩效极佳,但没人知道真正定位的一个怪异单位。「我管他们的看法?定位就在我脑袋里,要怎样就怎样,反正最惨的,就像原本那样被赶出去而已。」她说。「我用我的身分做我可以做的事,累积我自己的经历与业界名声,然后帮公司赚钱──谁能怪我?要我自己走人?门都没有!」

 

    一年后,公司为了解决这尴尬的场面,只好将她调回另外一个部门,而且给她一个更高的职位,算是用来堵住她的嘴。

 

    最后一次门诊时时,小姐反而相当平静。「也许,是我该认真思索,这地方是否值得我待下去的时候了。」

     
关闭窗口
 
 

版权所有Copyright© 2015 陕西理工大学心理健康教育中心 电话:2641663
邮箱:xljk@snut.edu.cn huangcunliang@163.com 咨询QQ号:463306002,371296442,4044036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