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中心简介 | 心闻速递 | 学生心理 | 职场心理 | 资料下载 | 心理案例 

 
部门新闻
· “大学生心理健康教育之大学...
· 陕西理工学院2007年大学生心...
· 宋宝萍教授来校作大学生心理...
· 宋兴川教授来我校进行学术报告
· 王勇慧教授来校作大学生心理...
· 心理健康07年系列活动之
· 2007年大学生心理健康教育活...
· 电气系举办心理健康讲座
· 化学学院、历史文化系积极开...
· 学校召开大学生心理健康教育...
 
  心闻速递
当前位置: 返回首页>>心闻速递>>正文
 
灾害创伤后应激障碍的心理干预
2015-09-29 10:17   审核人:

灾难中劫后余生的人在心理上承受着超乎想象的沉重压力,极易造成灾害创伤后应激障碍(简称PTSD),针对创伤后应激障碍症侯群的反应特征,开展心理干预工作对于受难者的心理重建,圆满处理善后事宜,乃至灾害后的社会整合具有重要意义。也是城市灾害应急管理能力的重要体现。

灾害创伤后应激障碍是指受灾人由于经历紧急的、威胁生命的或对身心健康有危险的,导致受灾人在创伤之后出现长期的焦虑与激动情绪。PTSD是一个新概念,但世界上第一篇有关这类障碍的文章是17世纪英国著名记者Samuel Pepys对1666年伦敦大火以及大火幸存者的描述,其内容完全符合现代PTSD的诊断标准。19世纪末20世纪初,“铁路病”和“炸弹休克症”的出现开始使人们对PTSD投入了极大的关注。PTSD不论是实际应用还是理论探索在我国都处于起步阶段,由于从事此项专业工作的人员数量有限,目前能够从事灾害心理干预的人员尚不足200人,远远无法适应灾害事件发生后的心理干预辅导和专业化干预治疗需求,因此,创伤后应激障碍的心理干预意识和干预工作亟待加强。

 

灾难创伤后应激障碍心理干预意义

人类的历史是多灾多难的历史,我国是世界上自然灾害损失最严重的少数国家之一,一般年份全国受灾害影响的人口约2亿人,死亡数千人,需转移安置约300万人。研究表明:灾害能引起明显的心理痛苦,有相当比例的受灾者发生精神疾病。其症状包括:焦虑、抑郁、物质滥用、高度警觉、反复侵入性痛苦回忆、反复做类似事件的噩梦、闪现各种幻觉或使人脱离现实的幻想,好象事件再次发生,强烈的精神痛苦,类似创伤事件出现时有生理反应,糟糕的人际关系、自杀意念、对创伤事件的否认和麻木以及其他症状等。据《唐山地震灾区社会恢复与社会问题研究》的调查,大约有10%左右的严重受灾者会发生创伤后应激障碍。这种心理伤害在国外也有许多例证。例如美国的一个大坝被冲垮后,有些受灾者,事隔20多年还存在着一些失常反应。更重要的是这种心理灾难不仅影响一个人的生活,甚至波及到与他相关的人,最终影响社会关系和社会功能。

灾害创伤后应激障碍心理干预的意义就在于指导受灾者进行充分的心理重建。灾后心理社会干预已成为许多国家灾害救援中必不可少的工作内容。比如台湾南投地震、美国“911”恐怖袭击事件以及国外许多灾害现场都配备有相应的救援力量。

国内首先应用这项技术的是“5·7”大连空难事故的处理,出现了为罹难者家属服务的志愿者。是否得到专业人员心理干预,遇难者家属有着截然不同的表现:未接受心理干预的遇难者家属在与善后服务人员交谈时,泣不成声,很难进行语言沟通,甚至有的呆坐在房间里,一语不发;与之相反,西安杨森制药公司有三位员工不幸遇难,公司领导立刻邀请北京大学精神卫生研究所三位从事过灾后心理干预的教授来到大连,对家属及员工进行心理危机干预。专家们与30余位公司员工进行了集体晤谈,让他们宣泄空难引起的抑郁、焦虑等恶性情绪,通过在集体中充分表达自己的感受,使他们意识到自己的某些痛苦体验别人也曾经或正在遭受,自己并非孤独地面对这些不幸。从访谈后的第二天开始,很多员工的精神状态有明显改善。遇难者家属的变化更大。由于专家鼓励家属表达出自己的悲痛之情,他们的情绪得到充分的宣泄。在与家属谈及遇难者时,专家多从令他们赞叹的长处说起,使家属能得到一些安慰,避免出现激烈反应。干预后的第三天,正赶上公司为第四届亚太地区精神科大会举行“放飞希望”活动。此时,家属们已不再以泪洗面,而是分别在三个风筝上写下了对遇难亲人的寄语,和中外专家一起放飞了寄托他们无限哀思的风筝。第四天,在与大家告别时,一位父亲露出了发自内心的笑容。几位家属回到北京整理遇难者的遗物时,也显得较为平静。

由此可见,灾难发生后立即进行有效的灾后心理干预,可帮助幸存者和遇难者家属积极应对灾难和经历的痛苦,防止或减轻灾害后的不良心理社会反应和精神疾病发生,促进灾后的适应和心理康复,尽快完成善后事宜,提高善后工作的效率。卫生部疾病控制司提出,受灾人群的心理应急工作,是我国下一步精神卫生工作的重点之一。为了更好地帮助受难者重建家园,各种社会机构应加大力量研究灾后人们的心理康复过程,加强心理干预工作,将心理危机专业人员纳入灾害事件救援善后工作队伍。

 

创伤后应激障碍症候群的反应特征及分类

创伤后应激障碍症候群是指经历过灾害的对威胁自身生命或安全事件具有深层的、持续性的、相当哀愁的心理反应的特定人群,早在1980年,即被世界心理卫生组织列为患有精神科疾病的特定人群之一。在症状上要表现为:1.内心紧张、焦虑、无助、惊恐、烦躁、忧郁、幻觉、偏执、行为紊乱等,同时对困扰的情绪采取否认或逃避态度并且可能改变他们的生活状态、人格特征与社交关系;2.在思考或梦境中不断经历恐怖与无助感的心理反应。例如,据唐山市精神病院对资料完整的100例地震应激障碍患者的统计结果表明,睡眠障碍处于各类反应性精神症状的首位,高达66%;3.为了终止这种精神上的痛苦,患者多半会避免接触任何与创伤事件有关的活动。

创伤后应激障碍症候群可大致分为三类:

1 灾害幸存者 在美国“911”事件中,“网络通讯公司”行销部的30名员工冒着烈火与浓烟,逃过一劫,但他们的伤痛至今犹存。已有两名员工主动离职,吸烟的员工香烟越抽越多,另一名职员工作心不在焉,他啃面包啃个不停,坐地铁去开会大家都害怕。许多员工考虑寻求心理咨询,促销产品及服务对他们不再是最重要的事。一名职员说,“前几天一架飞机在办公楼附近飞过,我们之中至少有5人迅速趴在地上”。可见,即使灾难已经结束,但他们距离恢复正常还有很长一段路。同样,在1995年俄克拉荷马城联邦大楼大爆炸事件的幸存者中,45%的人在这次灾难后患上了灾后神经错乱症。主要特征是:精神难以集中,对事件总有过分夸大的反应,容易受惊吓。

2 灾害遇难者家属 心理学家得出结论:当亲人突然间死亡时,当事人在心理上承受着超乎想像的沉重压力。灾难之后,对很多遇难者家属而言,灾难才刚刚开始。在北京香山饭店举行3名“5·7”空难罹难者的追悼会,该公司一位员工家属低声告诉记者:“我们都是普通人,我们都有无法承受的灾难,尤其在心理上……”“5·7”空难后,遇难者家属也表现出较大的失常:注意力不集中、感觉无望而麻木、大多数人做不到不去想灾难,生理上也因为受了太大的刺激而开始头痛、疲乏、过敏⋯⋯这些都是创伤后应激障碍症候群的典型反应。

3 灾害救援人员 因各种不同原因卷入灾难的人都或多或少存在着心理灾难,最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就是救援人员。在河南洛阳东都商厦的火灾中,那些参加尸体消毒的人员有这样的失常反应:每当看见女士抹口红(特别是抹得稍微浓些的),就想起尸体——当时大厦四层的死者都在歌舞中娱乐,很多女士那天都抹了很重的口红。有这样反应的都是小伙子,他们每天要给尸体打两遍药水,为了不损伤死者面容,每天都要先把尸体的脸部蒙上、手部套起来,洒完药水后再拿下来,第二遍时再给他们戴上。“每天死者的头要摸好几遍”。他们对灾难及恐怖景象长时间、持续的接触极易造成创伤后应激障碍。

 

“痛”“通”理论在灾害后应激障碍心理干预的应用

迅速沟通灾区与外界的联系,是抚慰灾民精神创伤的首要任务。灾区人民最迫切、最普遍的愿望就是尽快沟通与外界的联系,以消除内心的“孤独感”、“遗弃感”。唐山大地震一专题调查表明,对于“震后心情开始平静的事件”,有59.2%的人回答是“解放军开赴救灾第一线”;有29.1%的人回答是“听到中央慰问电”。对于“灾后得到最大安慰的事件”的回答,也依次是“解放军的到来”(占50.6%)和“听到党中央慰问电”(占28.9%)。可见处于灾后极度痛苦中的受害者,信息、感情、心理的沟通是多么重要。

在灾害后应激障碍心理干预中,要坚持“痛”、“通”原则。医学上说“痛则不通,通则不痛”,意指人体气血淤积不畅,阻碍了正常活动因而致痛;这里的“痛”表现为由于在灾害中受到创伤造成精神烦恼与心理紊乱,以及由情绪障碍与人格变态导致的神经症,它对人的正常情绪及工作生活带来干扰,甚至使人产生心理危机与精神崩溃;“通”则是指通过心理干预,促使人精神烦恼的缓解及变态行为的矫正。

心理干预的实施者要做到“三通”:一是要通晓应激障碍者的痛苦所在。全面、深刻地认识其心理不适与情绪障碍的过程,这是克服心理不适与障碍的关键;二是使障碍者通晓灾难与现实;三是打通应激障碍者的症结。这是一个循序渐进、环环相扣的过程。国外有一个理论是debriefing,就是在受创72小时做好分享传递工作,让他们谈“受创经验”。用更通俗的话说,就是不加评论地倾听。“华航”空难中实施的“一对一”干预中的倾听,就做到了“通”的原则。第一步通过倾听通晓应激障碍者的痛苦所在,给予其适当的方式进行宣泄。以此给受灾者极大的精神解脱,使他们感到由衷的舒畅,进而强化人们战胜困难的信心和勇气。宣泄还是心理干预者了解患者心理不适与精神障碍的重要条件,它可以增进干预双方的理解,使二者建立起有效的感情沟通。第二步就是在通晓症结的基础上冷静分析痛苦的主客观原因,运用思考停止、眼动脱敏、格式塔技术等方法帮助应激障碍者分清灾难与现实,最终使其回归现实。第三步,逐渐减少高强度干预的次数,拉长间隔的时间,从而打通患者创伤后应激障碍的症结,使患者从封闭的充满悲愤的内心世界的生活中更加理智地接受事实,在一定程度上解脱压抑心情。

当然,患者自身的心理通畅是精神整合的关键,因此在进行心理干预的同时,要注意激发患者自身的调节能力。患者自身应不断运用清除思绪、“白日梦”法、肌肉放松、自我暗示等自我心理疗法重建健康心理。创伤后应激障碍患者一般病症并不严重,只要及时进行心理干预和治疗,是很好恢复的。针对整个受灾群体和参加救灾人群的心理社会干预,提供及时有效的心理卫生服务,能够防止或减轻灾害后的不良心理社会反应和精神疾病发生,对于受难者的心理重建,圆满处理善后事宜,乃至灾害后的社会整合具有重要意义。

     
关闭窗口
 
 

版权所有Copyright© 2015 陕西理工大学心理健康教育中心 电话:2641663
邮箱:xljk@snut.edu.cn huangcunliang@163.com 咨询QQ号:463306002,371296442,404403627